年末重磅!冠军基金经理等投资人集体亮相深度揭秘2019基金业绩暴涨的秘密以及2020投资策略!

每经记者 聂虹    每经编辑 肖芮冬    

而细看这6个年份,记者发现2010年以前基金业绩爆发的三个年份里,市场大盘指数中就有超100%的存在。如2006年,上证综指和深证成指年度涨幅分别为130.43%和132.12%,当年共有90只非分级基金实现净值翻倍,最高走出182.27%的业绩。而2007年,深证成指和沪深300更是走出超160%的收益,当年实现净值收益翻倍的非分级基金共有146只,最高有基金实现了“一年两倍”的回报。2009年,深证成指走出111.24%的回报,当年翻倍基金12只,最高回报116.19%。

尤其是对于散户来说,牛市的体验就更不明显。难道这场牛市只属于以公募基金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

全年净值暴涨:基金最高业绩超120%

当然,翻倍基金有翻倍的秘密,其他基金的投资策略也值得参考。有基金经理表示,“今年来看,偏股混合型基金的中位数大概在40%左右,跑赢了所有的宽基。我从业这么多年来,公募基金从未如此优秀。往年也说牛市里基金跑赢指数,今年各个指数都涨了不少,但公募基金跑赢指数的部分却比往年明显高一截。”

2010年以后,存在基金翻倍的年份,指数收益则相对较温和。2014年和2015年,大盘指数年度回报也超50%。其中,2014年上证综指涨52.87%,2015年创业板指涨84.41%;相应的,2014年非分级基金中仅冠军基金收益翻倍,斩获102.49%的回报。2015年则有20只翻倍基金,最高回报达171.78%,冠军基金都是表现最好的市场主要指数的两倍左右。

随着2019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结束,不论机构还是个人投资者,这一年的投资都已经划上了句号。

今年,“炒股不如买基金”的特征越发明显,公募基金全年整体收益和最高收益表现都异常突出。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31日,已有4只非分级基金基金净值翻倍,最高收益达121.28%,权益基金回报超40%。

然而,仅仅三个月过后,四级限电再次到来,这意味着一次性4000兆瓦供电的削减,将直接导致约堡、开普敦、比勒陀利亚等大城市的基本用电全部暂停,正常生产生活也难以为继。据南非国家电力公司透露,本轮限电是由于发电涡轮机组突发故障所致。

要知道,翻倍基金已经属于稀罕事,一般要配合大牛市才能出现。然而,2019年真的是大牛市吗?从近15年的主要指数表现来看,今年上证综指上涨22.3%,并不是最好年份;深成指倒是创下近10年之最,上涨44.08%;沪深300指数上涨36.07%,也不能进入前三。

冠军基金经理现身说法:三大因素助推基金表现突出

作为南非政府目前最大的“心病”,债台高筑的南非国家电力公司已经严重拖累了整个国家经济发展的步伐。世界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穆迪此前将南非今年的经济预期从0.7%降至0.4%。9日,兰特对美元汇率一度跌至16.97兰特关口,跌幅高达7.7%,创下2016年2月以来兰特对美元汇率的最低水平。(完)

第二,专业投研能力提升。上海证券基金评价研究中心总经理刘亦千认为,今年是一个结构性牛市,大盘成长表现强劲,与基金公司的偏好契合,但与普通个人投资者偏好于中小盘、偏好题材投资的风格并不契合,部分涨势较好的行业较为复杂,对投资者的的专业要求较高,基金公司凭借过去成熟的积累在这个过程中取得了优秀的业绩,这也是长期积累的一个集中体现。

从市场主要指数收益来看,股市波动情况近年来已经有所平缓。2010年每轮牛熊切换之间,如上证综指、深证成指、沪深300等市场主要指数的年度涨跌幅差值最高在120%~230%。而2010年后,市场主要指数的年度涨跌幅差距明显缩小。

总体来说,2010年以前,基金业绩爆发的年份里,指数本身就毫不逊色,纷纷翻倍。当年冠军基金虽然都跑出了高于大盘指数的净值,但最高为指数的两倍。

有基金经理激动地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自从业以来,公募基金(业绩)从未如此优秀。”实际上,“比往年好”已经成为多数基金经理2019年的共同感受,他们度过了一个很满意的投资年份。

记者综合多位业内投资人士的分析来看,今年基金表现如此优秀,主要是三方面因素。

单就公募基金而言,2019年取得了完全超出预期的好成绩,4只基金净值翻倍,股基平均收益率更是超过了40%,近8年来首次同时超越主要市场指数,体现了极其有说服力的赚钱效率。

截至记者发稿,受限电影响,约堡的大部分交通信号灯均告失灵,大型购物中心也再也无法成为人们的“临时去处”。特别是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的笼罩下,大多数南非民众只得选择在家中等待恢复供电。南非知名电商品牌“takealot”页面上,家用储电器被放在最醒目的位置。

然而在2019年的市场中,截至12月31日,表现最好的创业板指和深证成指年内收益接近45%。今年不仅有4只翻倍基金,且冠军基金凭借121.28%的收益,近乎跑出创业板指和深证成指的3倍收益。与此同时,普通股票型基金的平均收益率还是近8年来,首次同时超越上证综指、创业板指、深证成指、沪深300和恒生指数。

手握三只翻倍基金、业绩包揽前三的广发基金成长投资部总经理刘格崧自然成为了焦点人物。他表示,“今年(所管的)基金业绩还不错,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选对方向,二是持仓集中。今年年初,我从行业比较出发,挑选了行业景气度高、逆周期增长的行业作为重点配置,如新能源产业链、半导体相关的自主可控产业链、医疗服务、医疗器械等。今年7月,电子行业的很多公司半年报业绩预告大幅超预期,我对组合结构进行调整,提升了电子行业的配置比例,主要以半导体为主等。二是持仓集中,在行业和个股的持仓都比较集中。对于看好的公司,我会深度研究,研究透彻了敢于下重手。我的持股周期比较长,一拿就是好几年。例如,今年表现比较好的一只电子股是我在2017年四季度挖掘出来的,一直持有到现在。”

究竟为什么这么好?这件事让大家对此都充满了兴趣。

翻倍基金确实是稀罕事。牛妹通过梳理基金和市场主要大盘指数历年来收益发现,2004年~2019年的16年里,基金业绩翻倍的年份并不多,仅出现在2006年、2007年、2009年、2014年、2015年和2019年。

第一,科创板因素。华南地区某基金经理表示,公募基金的业绩整体特别优秀是从下半年科创板出来之后开始的,因此他认为主要原因是科创红利。主要分为两方面,一方面是来自科创打新,“它的打新收益很强,对于小规模的基金来说,能多赚三四个点,多的可能会有十几个点。但对规模大的基金来说,科创打新的贡献就比较有限了。”所以打新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是由于科创板的推出导致公募基金成为今年市场上资金增量边际最大的一个群体,客观上造成了资金抱团的结果。“简单来讲,除了公募资金之外,其他都在减仓。而由于科创板的存在,很多资金会通过公募基金,比如买公募来分享打新的收益,然后变成了公募的规模,会产生一定的增量。”而资金增加后,必然会流向一些被公募基金看好的个股。“因为公募基金的股票池不是很大,大家的持仓还是比较趋同的。所以公募这么多基金经理,主观上未必有抱团的意愿,但在客观上就造成了这种结果。所以,也看到部分股票由于基金的集中持股表现特别好。”

天相投顾高级基金研究员杨佳星认为,今年市场整体在一季度回暖后呈现震荡格局。上证综指在2700~3050点震荡徘徊了近三个季度,深指、创业板指则呈现一个震荡向上的趋势。伴随着成交量的回暖,今年市场整体的情况是大幅优于去年的。但同时,由于市场仍存诸多的不确定性,投资者对仓位的控制仍是偏谨慎的,这也是为什么今年每次小幅回暖后就会遇到回调。同时各行业风口的转换也是偏快的,今年以来申万电子、食品饮料行业已涨逾70%,家用电器、建筑材料、非银金融等行业也都有超过40%以上的涨幅,而建筑装饰、钢铁、公用事业等涨幅平平。在这种结构性上涨的行情下,给予了公募基金很大的发挥空间,尤其是主动管理的股票型基金,依靠过硬的投研能力,可以更好的在震荡市中抓住结构性行情中的超额收益,并在合理范围内做适当的波段操作,最终达到今年普通股票型基金平均收益超越市场的结果。

北京某基金经理也认为,今年来看,如核心资产这类股票其实是延续过去一两年的这种趋势;像养殖、电子这些表现突出的板块主要靠的是业绩驱动,而这些公募基金都能通过基本面研究捕捉机会。

于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多位基金经理和投资人士,包括包揽2019年业绩前三的广发基金成长投资部总经理刘格崧,深度剖析2019年基金赚钱背后的原因,带来的启示和反思,以及对于2020年的操作预判。

第三,市场结构性反弹。好买基金研究中心总监曾令华认为,今年基金表现突出最大的原因是去年跌多了。去年12月估值指标都处于历史低位,且有些悲观预期并没有兑现。贸易摩擦并未失控,经济也好稳定,好企业依然还是比较好。如果把基金相临两个季度持股不变的前二十大个股挑选出来,今年的涨幅是超过70%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