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横琴长隆海洋王国等多个景区暂停开放

中新网珠海1月24日电 (记者 邓媛雯)24日,为保障广大游客和演职人员的健康和安全,珠海横琴长隆海洋王国、珠海横琴长隆剧院、横琴星奇塔无动力世界、圆明新园、狮门娱乐天地等多个景区纷纷发出公告表示,从即日起暂停开放园区,恢复开放时间另行通知。

长隆度假区的公告称, 长隆度假区自2020年1月24日17时起暂停开放旗下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广州长隆飞鸟乐园、广州长隆国际大马戏及珠海横琴长隆海洋王国、珠海横琴长隆剧院,恢复开放时间另行通知。对于已购买公园门票及马戏门票的游客,长隆度假区将尽快通过购买渠道退款。

上证报注意到,中信建投在官网上声明:“中信建投证券未与任何单位、团体、个人建立任何形式的内推简历合作关系。”

具体的实习单位包括华泰证券(香港)投资银行总部,以及招商、中金、中信建投、中信的投资银行总部。该中介对应聘者的专业要求为:金融、经济、法律、会计以及管理。

对此,中信建投方面向上证报表示,其实习生招聘一直都是直接与各大高校直连,不存在中介推荐的情况。

此外,并非所有的应聘者都能由中介安排实习。“也要看应聘者的资质,如果就读的学校太差就安排不了。”中介称。

花钱就能获得实习机会?

“如果来实习了,行业顶尖公司的高级经理人对你的帮助会非常大,会为你以后找工作加分不少”,该中介对应聘者表示。

有投行人士向上证报透露,所谓内推实习收中介费的情况可能确实是存在的,这与一些投行的管理有关。有些投行实行事业部制,其招聘实习生可以不经过公司层面,只需要团队长同意就行。而如果团队的办公地不在券商总部所在地,“束缚”可能会更少。

上证报就此向中信建投方面求证,其相关负责人表示,这种情况在中信建投不存在,实习生招聘一直走正规流程,与各大高校直连。

中信证券在官网也有类似的声明。

“我司现在对实习生的管理特别严,人力以及纪委都在严查,犯不着为了这点钱搞内推,很久都没听说有内推的实习生进来。”中信建投的相关人士表示。

按该中介所说的“流程”,应聘者可将简历交给中介,由中介去与投行沟通。如果投行愿意接收该名应聘者,则中介将与应聘者签订协议,应聘者需缴纳1.4万元到1.8万元不等的中介费用。

有投行人士表示:“老实讲,其实也没几个人愿意参与这种暗箱操作。可能就是在投行刚入职一两年的新人想挣点外快。这类内推实习生很难开出证明,而投行里有资格开出实习证明的人,肯定也瞧不上这点钱。” 

备受年轻游客喜爱的狮门娱乐天地也发出了暂停开园的公告,称该乐园从24日16时起暂停开放乐园,已经购买了电子散客票均为60天有效的期票,已经购票的游客可以选择在乐园重开后继续出行计划,并在门票有效期内任意1天入园游玩;同时,如需延期至更长时间,现有已售出而未使用的门票均可延期至2020年7月31日;如需退票可以通过原购票渠道申请退票。

近日,某中介组织在招揽应聘者,声称可安排进入国内大投行远程在线实习或实地实习。 

远程在线实习和现场实习也有不同。“远程实习的中介费用会便宜个一两千左右,但实习结束后没法开实习证明。如果是实地实习,则可以开证明。”中介方面介绍道。

圆明新园在公告里提醒已购买春节演出门票的游客,可在原购票渠道申请退票。

上证报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不同投行对应聘者的要求不一样。有的提出“985、211高校”学生优先,在校成绩优异且英语要达到六级水平。还有的要求应聘者拥有良好的逻辑分析、文字表达能力。

“影响费用高低的因素有两个。一是简历状况,如果简历‘含金量’高,费用就低一些;另一个是实习时间,在寒暑假高峰期,费用也会高一些。” 相关人士告诉上证报。

而中信证券、中信建投等券商也在官网声明:“未与任何单位、团体、个人建立任何形式的内推简历合作关系。”招商证券、中金公司等也纷纷表示,“内推实习生”之事并不存在。

至于实习内容,中介“材料”中提到:应聘者就位后可“协助对IPO、再融资、并购重组、公司债等项目进行财务、法律等方面的尽职调查;收集整理相关资料,协助项目申报文件的撰写”等。

对这一灰色地带,不止一位投行人士向上证报表示,曾收到过第三方(中介)的短信,称如能安排实习生进公司实习,就可以得到相应的好处费云云。

招商证券则回应上证报称:“假的,希望大家不要相信,以免上当受骗。”中信证券、中金公司均表示,不存在实习生内推的情况。

据了解,除了上述这些景区之外,珠海市九洲邮轮有限公司、珠海市环珠澳海上观光有限公司发出公告称从1月25日(年初一)起暂停旅游航班的营运,包括澳门环岛游、珠澳海湾游、珠澳海湾夜游、珠澳夜游、九洲岛旅游航线、横琴湾海上游六条航线。(完)

但如此操作的合规性存疑,也有违规违纪触碰“红线”的可能。

中介和公司的说法完全相反,问题出在哪儿了?

“如发现任何应聘者与此类单位、个人、团体达成有关‘内部推荐协议’或‘考试材料’等文件的交易,公司保留取消其应聘资格、关闭其应聘流程甚至收回其录用通知的权利。”